专访哈尔滨工业大学秦裕琨院士

2019年06月12日 07:11来源:未知手机版

世界各地著名建筑

秦裕琨近照。本报记者 张士英摄/光明图片

【光明访名家】

第一次见秦裕琨院士是2017年12月,在哈工大正能量宣讲团百场讲座现场,他结合自己的经历与青年学子分享 我与哈工大 我的中国梦 。秦裕琨年逾八旬却满腔豪情,令记者记忆深刻。

为青年学子做学术报告、参加博士生答辩、指导科研团队 再次见面,秦裕琨便细数近期的工作安排,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一直没闲着。

虽已86岁高龄,秦裕琨仍乐于与青年学子互动。交流中,他提及最多的是国家和个人的关系: 没有国哪有家 国家富强,我等幸福;国家有难,我亦受辱 做科研一定要将研究方向与国家需求紧密结合

秦裕琨这种浓浓的家国情怀,源于他个人的成长经历。

1933年出生的秦裕琨,从小在上海法租界长大,经历了 身处中国的土地却比外国人低一等 和 国民党接收上海之后的腐败 。上海解放时,秦裕琨正在读高二,解放后,物价的稳定和社会风气的好转,让包括秦裕琨一家人在内的中国人感到,国家有希望了。

1950年,秦裕琨考取了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制造系。 说实话,当时并不知道机械是做什么的,只想着新中国成立后,国家要发展建设,需要强大的工业,而工业的基础是机械,这方面人才应该是国家迫切需要的。 秦裕琨满怀报国之志。

1953年,中国第一个 五年计划 刚刚开始,急需大量人才,秦裕琨提前一年毕业。 当时我的哥哥姐姐都在外地工作或求学,老父亲年事已高,作为家里最小的儿子,我可以留在上海,但我3个分配志愿依次填写了东北、西北、华北。 秦裕琨说, 苏联援助中国的156个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大多在那边,特别是东北地区有56个,占全国三分之一还多。 他当时只有一个信念:建设新中国。

秦裕琨如愿被分配到东北,前往哈尔滨工业大学做师资研究生。从上海到哈尔滨,开始时生活很不习惯。 那时候冬天比现在冷得多,零下三四十摄氏度,风刮在脸上像小刀子一样,窝窝头没见过,高粱米没吃过。 虽然生活条件艰苦,但他心情却非常愉快: 工厂在建设,大学在建设,城市在建设 整个哈尔滨就像一个大工地。 在这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之下,秦裕琨感受到了新中国蓬勃的发展生机,内心无比激动。

1954年秋季学期,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,哈工大在我国率先创建了锅炉、热力涡轮机、水力机械3个专业。秦裕琨来哈工大原本要学机械设计,上完一年俄语预科后,学校决定抽调他跟随新来的苏联专家学锅炉专业。 这个专业听都没听过,但我想既然学校设置了这个专业,说明是国家需要的,就应该去学。

由于哈工大师资紧缺,研究生在读的秦裕琨成为 小教师 ,开始了教书生涯。 自己还是学生,却要给别人讲课,总担心学不好,讲不明白。 那段时期,秦裕琨压力很大。为丰富教学内容,他熬夜看俄文原版教材、整理专家笔记、准备中俄两份讲义 讲义先用俄文写,苏联专家签字批准以后再翻译成中文去讲课。没有正规教材,就自己编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1963年,秦裕琨撰写的中国锅炉专业课程的第一本国家统编教材《蒸汽锅炉的燃料、燃烧理论及设备》出版。

在进行教学的同时,秦裕琨还解决了很多 问题 锅炉。

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,要运用理论研究解决实际问题。 20世纪70年代,中国普遍用蒸汽采暖,这种方式热得快,凉得也快,而且有一个致命隐患 在当时电力供应不稳定的情况下,一旦停电,会严重影响锅炉的安全运行。经过认真调研、论证方案,秦裕琨采用自然循环方式,制造出我国第一台自然循环锅炉,掀开了我国工业锅炉制造史上新的一页。直到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,很多地区还在采用这种锅炉。

20世纪90年代,秦裕琨将研究方向转向煤粉燃烧。当时,随着水电、核能等清洁能源的快速发展,业内很多专家认为,在煤炭燃烧这样的传统领域很难再有大的技术创新。在秦裕琨看来,既要关注国际趋势和学术热点,更要着重解决自己的问题。 我国的能源供应以燃煤为主,每年煤炭消耗量大,而且中国煤的特性与国外不同,必须中国人自己来研究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jpanaaz.com/shishangchaoliu/11239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